1997年慈濟基金會購入位於大湖公園北側、近成功路5段的地,原本打算興建兒童醫院與國際志工大樓,不過,附近居民強烈反對,自發性的自辦公投,該次投票率達7成,反對的居民高達86%,因此,北市府(陳水扁任內)駁回慈濟申請。

 報導指出,1997年、2001年的兩次颱風重創北台灣,慈濟暫停開發案申請,直到2005年慈濟再度向市府申請變更保護區為「社會福利特定專用區」,希望能夠蓋10層樓高的社福據點,當年北市府(馬英九任內)針對此案組成專案小組,最後也將開發案駁回。

 柯文哲日前接受台北市建國中學校內刊物《建中青年》專訪提到慈濟內湖社會福利園區開發案,他感嘆慈濟花一大筆錢買保護區的地,「要改成開發,奇怪耶!」並笑說「我看看什麼時候開始穿防彈衣!」

 對此,釋昭慧忍不住「痛責柯文哲」。釋昭慧在臉書上指出,柯文哲太不用功,並沒認真看過慈濟送出的內湖園區企畫書,只看到「開發」二字就「口吐狂言以任情戕害慈濟人的善心、善念」。

 釋昭慧強調,柯文哲上任不到三個月,就已經提了「慈濟」兩次,這兩次都是在討好都更打手與仇佛人士以便「羞辱慈濟」,卻完全不提慈濟賑濟台北市的無量功德,她痛批柯文哲的做法是恩將仇報。

 釋昭慧說:「柯P羞辱慈濟,只不過是『軟土深掘』,何須『穿防彈衣』?」她進一步嗆柯文哲:「有種,就用這套一再羞辱慈濟的狂言,拿來羞辱IS吧!」

 最後釋昭慧寫道,她將冷眼看到第三次柯文哲對慈濟的發言,並且然後靜待「善惡必報」的昭昭天理!

 這種「順我者生,逆我者亡」的心態,充分顯示釋昭慧是一個台灣佛教界的狂人,為名所害,為了出名,無慈無悲,不惜犯下佛教徒最忌諱的口業,完全忘了「我是誰」。

 釋昭慧是佛教徒,她應該知道釋迦牟尼佛對佛教戒律的態度:佛教徒要尊重當地的國家法制與民情風俗。慈濟購買保護區土地之後,企圖先作非保護之用,再求變更其他使用,既違市府行政決定與市民公投,就是不尊重當地的國家法制與民情風俗,連釋迦牟尼佛都要反對斥責,釋昭慧是佛教徒而不懂佛戒的精神?

 即使是商人購地之後要求變更使用,政府與人民也可以反對,商人也無權罵人。慈濟憑什麼特權一定要政府與人民同意?只因為公益的理由?憲法規定只有政府基於公益的理由才能侵犯人民的權利,釋昭慧認為宗教團體可以凌駕於政府與憲法之上?這又是慈濟宗教帝國霸業威權心態的一次難看演出。

 釋昭慧強調,柯文哲上任不到三個月,就已經提了「慈濟」兩次,這兩次都是在討好都更打手與仇佛人士以便「羞辱慈濟」。這種話口業極重,「討好都更打手」根據何在?柯市長不准變更,是維護保護區原貌;柯市長若准變更,是破壞保護區原貌,反而是討好慈濟宗教帝國霸業。何況人間公益不只慈濟唯一定義,都更何嘗不可解為人間公益?

 至於「仇佛人士」更是不知所云。慈濟宗教帝國霸業不可反對?慈濟永遠是對的?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?慈濟永遠不會錯?台灣有「仇佛人士」嗎?

 慈濟宗教帝國霸業的所有資產不是台灣人布施的嗎?釋昭慧沒有領受台灣人的四事供養嗎?或者是:反對慈濟、反對釋昭慧的台灣族就是「仇佛人士」?慈濟與釋昭慧什麼時候只講立場不講是非了?宗教帝國也向政商帝國看齊了?

 至於「羞辱慈濟」,更是血口噴人,柯市長說慈濟要求變更是事實,他說要求變更「奇怪」是客氣,何來「羞辱慈濟」之說?保護區是要保護的,怎麼可以「開發」?沒有開發之名也可有開發之實,不保護要變更就是「開發」,釋昭慧還需要玩文字遊戲嗎?「羞辱慈濟」的是釋昭慧佛教徒,不是柯文哲台北市長。

 釋昭慧說柯市長完全不提慈濟賑濟台北市的無量功德,她痛批柯文哲的做法是恩將仇報。這是顧左右而言他,凡是對台北市有付出、有貢獻的人都可購地要求變更?柯市長不准,就是「恩將仇報」?釋昭慧不可能頭殼壞掉,只是慈濟宗教帝國霸業的威權心態不知不覺的流露罷了。

 釋昭慧進一步嗆柯文哲:「有種,就用這套一再羞辱慈濟的狂言,拿來羞辱IS吧!」釋昭慧跟IS像不像?釋昭慧支持的慈濟宗教帝國要變更台北市的保護地,IS的宗教王國要變更世界的舊現狀,他們都想施「恩」於人,都怪別人「仇」報於我。台北市民也可以嗆釋昭慧:「有種,就用這套一再羞辱柯市長的狂言,拿來羞辱IS吧!」

 回過頭來看,慈濟基金會作為一個宗教團體,1997年購入位於台北市大湖公園北側、近成功路5段的保護地,原始初衷並非為了保護的公益,難怪無法贏得台北市民尊敬。

 慈濟本想興建兒童醫院與國際志工大樓,後來又要求變更為「社會福利特定專用區」,都沒有獲得市府與市民同意,釋昭慧不罵當時的市長,這才「奇怪」。

 我建議慈濟:保護地就保護到底,不要自我要求「開發」與「變更」了;或者賣給發心保護到底的社會人士,也算功德一件,台北市民必然給予掌聲,既挽回慈濟宗教帝國的聲譽,又挽救佛教徒釋昭慧的再造口業。

創作者介紹

憶紅塵 思無邪

stars12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